tel 400-166-0021 加入收藏

长租公寓暴雷这一年:资本加速逃离 讨押金难上加难

2021/02/23 来源:C21在线网原创

文章摘要:  去年长租公寓暴雷,令很多一次性付了半年房租的租户崩溃不已,有的租户一次性在平台上预付了15000多元的租金,已经提交提现申请两个多月了依然没有动静,有同样遭遇的用户有很多,虽然找了很多方法,但仍然无法解决租户的损失。

  去年长租公寓暴雷,令很多一次性付了半年房租的租户崩溃不已,有的租户一次性在平台上预付了15000多元的租金,已经提交提现申请两个多月了依然没有动静,有同样遭遇的用户有很多,虽然找了很多方法,但仍然无法解决租户的损失。


  其实作为“租金贷”合作方的银行,在事发后公布过处理方案,将债权关系从租户与银行之间,变更为长租公寓机构与银行之间,减轻了处于弱势地位的租户负担,但这无法解决租户们的损失。

  这些租客在其公寓出事前,交纳了半年或者一年的租金,后期公寓方资金链断裂,无法给房东按期打款,他们被房东命令搬家,成了交完房租却不能居住进房子的一群人。

  “租金贷的用户有银行兜底,公寓员工也要回了一部分工资,房东们有公寓的家电装修做赔偿,只有年付用户,损失最大,却一分赔偿都没有!”很多租户面对现状无可奈何的抱怨。

  长租暴雷后,很多租客都反映有被房东驱逐、下班回家后发现门锁被换的经历,更暴力的房东,甚至直接将租客的物品扔出大门。

  过去几年,在资本和市场需求的推动下,长租公寓高调面世。然而在多种复杂因素并行的2020年,受困于资金链断裂的长租公寓企业不在少数。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有超过40家长租公寓企业陷入经营纠纷或资金链断裂。

  其实长租公寓爆仓在2018年就陆续出现,到了2020年危机进一步加深。虽说没有不流血的变革,商业世界的生存法则本就这样残酷,但估计谁都没有料到,只是一次行业洗牌,却最终变成一场“全民买单”的悲剧。

  从目前爆仓的情况看,绝大多数出问题的企业都是创业公司。如果把原因归结为疫情导致公寓空置率增加、出租率降低,进而引发租赁企业大规模现金流吃紧,恐怕外界会吐槽长租公寓行业太不真诚。

  业内人士分析,疫情只是导火索,前几年违背商业基本逻辑的扩张模式才是暴雷的根源。

  另外,租赁住房是有着较长回报周期,且经营环节复杂的生意。其中,二房东的包租模式,其租金成本在总成本中占比超过50%,而装修和运营也需要较高的成本投入。据不完全统计,出现经营问题的企业中,有超过六成的企业注册资本在200万元以下,且前期运营没有实际资金投入,超九成企业没有实缴注册资本。“行业缺乏准入门槛,企业陷入规模陷阱,未考虑自身的运营管理能力,盲目扩大管理房间规模,最后导致资金链断裂。”业内人士分析。

  但租赁住房是刚需,是少数能具备万亿规模的市场,这是业内共识,当行业整合结束,有了可以证明健康扩张的模式后,资本可能“会卷土重来”。

  当资本有了退出通路,大钱、长钱和便宜的钱才会更多的流向长租公寓,或许那时的长租公寓将迎来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而租客们,或许再也不用因为租房落入维权的苦楚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