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 400-166-0021 加入收藏

旭辉多地楼盘造质量投诉 精装修问题和质量瑕疵明显

2021/04/29 来源:C21在线网原创

文章摘要:  2020年,虽然疫情对房地产行业造成了比较严重的冲击,但是不少房企仍然逆流而上,创造了不错的业绩。旭辉房地产就是逆流而上的房企开发商之一,2020年旭辉集团不仅没有亏损,实际销售额反而比预定目标高。然而近两年,旭辉旗下的项目却屡遭投诉。

  2020年,虽然疫情对房地产行业造成了比较严重的冲击,但是不少房企仍然逆流而上,创造了不错的业绩。旭辉房地产就是逆流而上的房企开发商之一,2020年旭辉集团不仅没有亏损,实际销售额反而比预定目标高。然而近两年,旭辉旗下的项目却屡遭投诉。

  毫无疑问,从2000年成立以来,经过20多年的发展,旭辉规模不断扩大。看业绩数据,2020年旭辉控股集团表现不错:累计实现销售额2310亿元,比之前预定目标多了10亿元。在“2020年中国房地产销售额百亿企业排行榜”榜单显示,旭辉在榜单中排名第15位。然而,近两年,旭辉在武汉、长沙、西安等多个城市的多个项目,均被业主投诉存在质量瑕疵和装修问题。

  精装房墙皮掉一地,胶带粘瓷砖

  位于武汉市洪山区白沙洲的旭辉华宇江悦府,今年3月中旬交付了首批精装修新房。

  王琦(化名)在旭辉华宇江悦府购买了两套新房。收房时,两套房屋墙面并未有异常。然而,4月初她再次查看房屋时,发现两套房屋墙面分别出现了大面积泛黄及掉皮情况。

  王琦遇到的问题并非个例,多位旭辉华宇江悦府业主告诉记者,自家房屋也出现了类似情况。

  “我们共收到二三十户业主投诉存在相关情况,其中有些业主是反复投诉。”4月12日,管辖旭辉华宇江悦府建筑质量的洪山区建设局建筑管理站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因为一些业主房屋墙面处理完一段时间后,又出现了同样情况,只是面积没第一次那么大。”

  那么,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具体原因仍不清楚,还要继续观察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该工作人员解释说,有些墙面靠近水管或暖气,可能就是渗水原因造成。而不过水的墙面,可能是施工过程中材料本身含有水汽慢慢渗透造成,也有可能是最近雨水比较多室内环境潮湿造成。

  目前,旭辉正对墙面存在问题的房屋进行维修处理。4月10日,记者在王琦的一套房屋内看到,维修工人正在铲除掉皮墙面,另一套房屋的墙面已经维修完毕。

  但让王琦觉得惊讶的是,在对墙面已经维修完毕的房屋进行拆改时,她发现阳台上的一块瓷砖竟是用黑色胶带粘贴的。

  在业主张女士家,记者看到,主卧两块门槛石均出现了破裂,客厅卫生间的门槛石还出现了下沉。记者采访中,在其他业主房屋内还发现装修墙面裂缝、踢脚线松动、门框不切合等多种情况。

  旭辉武汉楼盘被业主投诉

  “现在维修压力比较大,之前确实是一些细节没处理好。”一位旭辉房修工作人员对记者如是说。旭辉在武汉的另一楼盘旭辉江夏府也被业主投诉存在装修质量问题。与旭辉华宇江悦府一样,旭辉江夏府的首批新房已于今年3月中旬交房。

  在正式交付房屋之前,旭辉江夏府不少业主发现自家房屋存在踢脚线松动、墙纸破损不平整、地板接缝不规整等情况。

  彼时,旭辉武汉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江夏府共有40多户业主对精装修提出问题,公司已一一做了登记,也派了专门的服务大使与业主对接并进行整改。然而,交房后仍有业主在武汉城市留言板投诉称,自家房屋存在瓷砖空鼓、门槛石破裂等情况。

  不光在武汉,旭辉在长沙、西安等城市的项目,也被业主投诉。

  去年3月,有长沙市雨花区旭辉国际广场业主在湖南消费投诉网投诉称,收房后发现房屋存在墙体歪斜、墙面多处有裂缝、外墙渗漏水情况。

  同年11月,西安媒体华商网报道称,长安区住建局认定西安常宁府存在地砖空鼓、踢脚线缝隙偏大、墙纸接缝不平等装饰装修问题,而西安常宁府是旭辉与其他开发商合作开发的项目。

  房屋质量瑕疵引业主担忧

  “表面问题还可以及时发现并维修,我们更担心隐形存在的问题。”多位业主表示。业主担心背后,与旭辉华宇江悦府此前毛坯房出现的质量瑕疵事件有关。

  自去年11月起,有多位业主在武汉城市留言板上投诉称,自己实地查看自家房屋时,发现楼板及地坪出现开裂情况。

  前文提及的洪山区建设局建筑管理站工作人员于今年2月底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业主投诉情况属实,共收到二三十户业主反复投诉。

  “我们通过组织设计院到现场查看发现,主要是混凝土楼板上面一层,即起找平和保温作用的装饰地坪开裂,只有两户是混凝土楼板开裂,对结构安全没有影响。”该工作人员解释,装饰地坪因为比较薄,如果表面失水过快,就会引起结构性收缩,如果工程人员养护不到位,表面就会出现裂缝或龟裂裂纹。出现问题的原因与工人工艺水平有关,也有可能施工过程中出现了不当操作。

  该工作人员还告诉记者,这在建筑上属于质量瑕疵,在建筑工程中比较常见,但一般只会出现少量情况,旭辉华宇江悦府出现二三十户数量的确偏多,已要求旭辉华宇江悦府按照设计院制定的维修方案进行整改。

  4月12日再次接受记者采访时,该工作人员表示相关问题已整改完毕。其中,混凝土楼板开裂的两户进行了楼板整体更换,并对混凝土及钢筋密度进行了加厚和加密。

  针对旭辉频繁被投诉的精装修问题和房屋质量瑕疵,业内人士表示,单个项目出现问题具有偶然性,如果多个城市多个项目都出现同类问题,那就是经营管理方面出现了疏漏。实际上,整个行业的快周转导向,让一心拼规模的房地产企业,逐步暴露出了自己的短板。

  对比“三道红线”,旭辉资产负债率有待降低

  近年来旭辉在武汉及全国的表现可圈可点。

  2000年,福建人林中在上海创立旭辉,并在全国市场布局。2012年,旭辉成功在港交所上市。2020年,旭辉成立20周年之际,实现销售额2310亿元,同比增长15.2%。

  武汉是旭辉全国市场布局中较为看重的城市。

  2013年8月6日,旭辉经过487轮竞拍,以13.46亿元夺得位于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高新四路以南、流芳大道以东的一宗纯住宅用地。相较于6.28亿元的起拍价,溢价114.33%。该住宅用地成交楼面价约3860元/平方米,建筑面积约34.8万平方米,建成项目命名为旭辉御府,这是旭辉在武汉布局的首个项目。

  截至目前,旭辉共在武汉布局约十个项目。在“2020武汉房地产企业市场占有率TOP30”榜单中,旭辉以2.36%的市场份额排名第十。另据“武汉·2020房企操盘销售榜”榜单显示,旭辉以90.07亿元的销售额排名第十。

  在规模快速扩张的同时,旭辉的负债也在攀升。2020年,旭辉的负债总额,从上一年的2566.58亿元上升至2956.58亿元。中指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旭辉拿地金额达586亿元,拿地面积达880万平方米。今年1-2月,对应数据分别为41亿元、82万平方米。

  对照“三道红线”标准,2020年,旭辉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净负债率、现金短债比,分别为72.5%、64%和2.7倍。其中,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踩线”。

  2020年8月,住房城乡建设部、人民银行联合召开房地产企业座谈会。会上,监管部门首次提出“三道红线”管理理念,强调房地产企业需满足: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不得大于70%,净负债率不得大于100%,现金短债比不得小于1倍的要求。

  根据上述监管指标,旭辉需要降低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此前,林中曾表示,相信旭辉一年之内可以将之控制在70%以下。具体结果如何,还需时间检验。